果与朵

摄影是我在自言自语。

天津,曾经如此辉煌,如今如此沉寂。